新世纪联合网

我认识的每一个石家庄人都在认真生活

时间:10-11/2020 02:55 | 点击次数:

  

我认识的每一个石家庄人都在认真生活



  ■王彤(新快报记者)

  “石家庄发展多快,变化多大啊!”中秋国庆小长假期间,当我和老同学电话聊起这个话题,她脱口而出。而我高中毕业后,就再也没有在家乡长久地待过。出去念书,工作,逢年过节回家吃饭;我成为了所谓的异乡人。

  我的家乡石家庄,一个常在各种段子里出现的地方。作为一个省会城市,石家庄是三年前才通了地铁的。石家庄人则是发自内心的谦和纯良。记得没毕业的时候去实习,实习师傅来自南方,师傅的爱人属于河北省另一个城市。他们一致评价:考虑过几个地方,石家庄人最不排外,宜居。

  我最终却没有留在家乡,毕业后则待在了广州。现在这个时候,广州早晚天微微凉了,出街穿短袖即可。车水马龙的道路上,叶子也不会因为“寒露”的到来而凋零。你永远也不知道明天,“夏天”会不会不请自来。而朋友在电话中告诉我,这个季节的石家庄已经需要换上开衫外套了,再过些时日,夏凉被就要退场换上大棉被了。

  每当广州秋日的大太阳晒得我眯起眼时,我总会想起石家庄的秋天。依然是那个太阳,风吹起来很凉,仿佛全身上下的毛孔、衣服上的每个纤维都被它吹干、吹利索了。在深秋时节,石家庄树上的叶子就发黄、凋零,直至次年春才抽出新芽。

  冬天,万物萧瑟,雪则不是天天都有的。石家庄就变成了一个以灰色为主色调的城市。北风嗷嗷乱叫,应了韩愈的那句“燕赵多有慷慨悲歌之士”。你会想到很多浴血杀伐的人,比如南下攻打百越割据岭南的南越武王、广州南越王墓主人赵昧的祖父赵佗。

  当然,我深深地爱恋石家庄并不是因为赵佗、赵云或者其他名胜古迹。大概像余光中说的那样,这份爱恋源自于“乡愁”。说来奇怪,似乎每个飘零在异乡的人都会对“故乡”二字情有独钟。这个短时间内最容易调动人类情绪的精神符号,是那么的温柔、具象,仿佛永远对你敞开怀抱,在你郁郁不安的时候抚慰你的灵魂。

  我见过最好看的星星是在石家庄。那时的我刚上小学,夏夜在家门口扯了一个凉席,头顶着满天繁星,觉得它那么璀璨深邃,又远又近。对我最好的人也在石家庄。他们把给我做饭当作乐趣,在我已经参加工作多年后还怕我不够钱花。

  这几年回去,我发现石家庄正悄然发生蜕变。就以我住的地方来说,太平河南岸的小区外立面整饬了,食邑街的道路修整铺开了,大型商超也新开了。与此同时,又有很多东西没变:比如门口的牛肉板面,向阳大街的驴肉火烧,还有鹿泉商厦前的煎饼果子、鸡蛋灌饼,印象中这些店铺已经营业超过十年了,味道一如既往的好。

  我有个私心——希望一切都不要变,就这样保持着我熟悉的样子。不过,石家庄有着自己的节奏。若是把不同城市比作同场竞技的田径运动员,那石家庄跑得也许不是最快的,却是稳稳当当,不至于落了下风,而且会越跑越快的。

  电话那头,同学说,等疫情过去之后,她就来广州。其实我身边的大多数同龄人,毕业后都选择留在家乡石家庄。她也是其中一员,在石家庄一家外贸公司工作。每年开广交会的时候,她会乘着列车来到广州,向世界分享来自石家庄的好物。而我脑中浮现的每一个认识的石家庄人,无不在认认真真地生活。我想,这就是故乡石家庄馈赠于我的东西。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