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世纪联合网

生活随笔:一份体检报告单背后的喜悦与心酸

时间:02-13/2021 17:39 | 点击次数:

  生活随笔:一份体检报告单背后的喜悦与心酸

  昨天晚上,我从单位拿回了2020年的体检报告单,这个单子是11月26日体检报告单。本来听学校主抓体检的老师说,“杨老师你没有什么大事情,有大问题的肿瘤医院都给我发短信,让这些老师抽时间去医院复检”。我也就真的没有当回子事情,甚至还想到开学再取回这份体检报告单,可是在我晚间吃完晚饭,无所事事地打开体检报告,大概有8、9页的样子,一行醒目的数字把我的喜悦心情彻底打破了,谷丙转氨酶65.7,正常值在7——40之间,谷草转氨酶60.3,正常取值在13——35之间。

  

生活随笔:一份体检报告单背后的喜悦与心酸


  这意味着什么?肝功异常!我的头瞬间就大了,好在谷草/谷丙比值为0.92,没有“倒挂”(这是医生口中的术语),意思这个指标未超标,好像这个比值也很能说明问题的?后来经大夫解释,我明白了如果出现谷草/谷丙比值倒挂,那就是病情可能出现“肝硬化”,但不绝对,这个还需要配合肝胆彩超,最后定性,下结论,也就是说每一个病情的定论都是多方因素综合在一起来定的,看病,甚至疾病都没有定性,因为医学和教学有一个同样不可锁定的因素,那就是“个例”,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,有不同的单一性。因此,“教无定法”、“学无定法”、“医亦无定法”,当然这最后一句是我自己总结出来的。哈!

  “肝功异常”,我的心里一阵难过,头脑开始膨胀起来。我已经12年肝功没有异常情况的,尽管那项谷酰转肽酶始终是高出正常值几十,但我知道那个不是主打项目。天哪,我不知道怎么样来反应这件事情,我显得举足无措,首先我就想到的就是给康安医院的大夫打电话,大夫听我说12年肝功正常,她问我多长时间查一次,我说那七年我是月月查,从2015年我感觉没有什么大问题啦,就每一年查一次,正好赶上单位体检,大夫说,有可能是你肝功出现过异常,后来就自己修复了,你这次是赶上了,一年太久,以后三个月就需要查一次的。

  和大夫聊过了,我又和单位负责体检这块儿的老师沟通了一下,问了下那些肿瘤医院发过来短信的老师,不用告诉我姓名,都是些什么问题,其实那个老师也没有太记住什么,大家毕竟不是专业医生出身,“隔行如隔山”,一些术语也看不太明白,我放下电话,我就是心里乱,就想抓一棵救命的稻草,可是,这颗救命的稻草在哪里呀?

  这个时候才显示出单身的弱势来,儿子在外地工作,自己身边没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,连一个用来转移痛苦和心酸的渠道都没有,我在脑海里使劲地翻呀,翻呀,想翻出这次体检和以往体检前有哪些不同的过往,也就是这次体检前一宿我没有睡好觉,后半夜才睡着,还有就是我吃了十多年的药,今年疫情上半年没有实地上班一直线上工作,也不太疲惫,没有吃中药。看来药停了还是不行,关键是最近这段时期,那种药脱销。

  人可能折磨够啦,到头啦,就没有退路了,还能咋地,大不了住院呗。这样想,就什么都不怕了,我看了一会儿电视剧《铁梨花》,算定了定心中这颗“神针”。

  我甚至问过大夫能不能肿瘤医院给我查错了,大夫说这种可能是“微乎其微”的,那都是机器在操作,又不是某个人手动操作错了!

  呜呼,我心里明镜的,可还是要这样问出来?

  今天上午,我去了牡丹江市康安医院,十几年前那个也是和今天一样的寒冷的夜晚,只是天上飘满了无尽的纷纷扬扬的雪花,那个夜晚我的心和外面的黑色的天空是一样痛彻的寒冷!那是2008年1月5号,我今生都会记住这个日子,那时还是一片小平房,采血那屋墙上还掉墙皮,如今起来了三栋楼,高高低,远远地“康安医院”大字赫然醒目,映入眼帘,不知为什么,一到这里我总是想哭,心里酸溜溜的。

  

生活随笔:一份体检报告单背后的喜悦与心酸


  现在看病一路麻烦,又是填写流调报告,又是测体温,总之开学初来过这里,对这一切较为熟悉,再有我自己带了一支笔,很容易就搞定了,可是,糟糕,身份证忘带啦?

  

生活随笔:一份体检报告单背后的喜悦与心酸


  正当我想打道回府,取身份证或者明天再检的时候,那个护士说,你问问忘带身份证行不行?我去了导诊台,导诊护士听我说,我能记住身份证号,就说可以的。还行,虽然网上挂号一流麻烦,但我还行,挂完了号,顺利采完血。

  医院里有公用Wifi。

  中午,我的心情平静下来,想起赵本山小品里的一句话:“爱咋咋地”!

  下午,我在三点左右来到康安医院导诊台取肝功生化报告单,来的时候我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转氨酶在100以上的就需要住院治疗的。我到了导诊台,当值班护士将报告单交到我手上的时候,我的心在颤动,甚至都不敢去看报告单一眼,可是我还必须得看!眼看着,右侧第一二行里中间位置没有上升的箭头,我的心头大喜,哇塞,肝功正常了!

  

生活随笔:一份体检报告单背后的喜悦与心酸


  此时,我想舞蹈!

  大夫就是大夫,昨天晚上我打过电话的大夫说的对,那就是慢性肝病,我这个没有病毒但是出院时已经转为脂肪肝,现在一直是轻度,有时候肝功异常,自己会逆转修复。不管怎么说,这是一件好事情。

  没等我到了上午看病的大夫那里,拿出肝功化验单,她就说你肝功没事呀?我想让大夫给我开点药,大夫说没必要了。

  肝病就是这么,有点儿神,邪乎劲,不知道怎么就又正常了,所以说得了肝病,如果转为慢性的话,还真不能像我这几年这么放松警惕,要每三个月一检测,如果发现肝功异常,马上采取干预手段,口服药或遵医嘱,千万不要大意,身体可是自己的。

  我的心情放松下来,想顺着东七条路走回家来,可是今天简直太冷了,零下25度的冷天气,而且越到晚间越感觉到冷,我还是乘上了一辆公交车,趁着薄暮里的渐行渐近的夜色,向家的方向驶去——

    热门排行